祝福網

首頁 > 學習 > 作文 / 正文

流浪漢靠在遠處的路燈下,仿佛在計算

2022-12-20 作文

流浪漢靠在遠處的路燈下,仿佛在計算我到達的時刻。我一進港,他就突然從角落里跳了出來。他的眼睛固定地追著我,雙手在空中揮舞,腳步高低,像一個笨拙的稻草人笨拙的稻草人,跌跌撞撞地跳過汽車,迅速向我的方向跑去。

也許是怕我走了,他不僅揮手引起我的注意,還大聲喊道:“夜安!夜安!”

當時我在大迦納利島港口,要轉卡特林娜碼頭搭渡輪。

聽到有人在遠處大喊大叫,我忍不住慢下車,等著那個人過來,心里莫名其妙有些不對勁。

陌生人很快跑過街道,幾乎撞上了我的車,然后把腳收起來,身體晃來晃去。

“什么事?”我搖下玻璃窗來問他。

“夜安!”還是只說這句話,喘得很厲害,雙手一直爬在我車頂的行李架上。

我深深地看著這個陌生人,確定我永遠不認識他。

看到我看著他,這個人立刻彎下腰,笑著說:“夜安!”然后我緊張地舉起右手,摸著額頭,向我敬禮。

我再看他一眼,也認真地點了點頭,回答他:“夜安!”趁他沒時間再說什么,用力踩油門,車滑了出去。

在后視鏡里,那個人搖搖晃晃地跟著車跑了兩三步,雙手舉在半空中,左手似乎拿著一個扁平的塑料口袋。暮色中,他,像一張紙剪出來的人影,平貼在背后高樓大廈的輝煌燈光下,只是身上的水紅色襯衫,明亮得融不進薄暗。過了一會兒,它就看不見了。

卡特林娜碼頭停泊著各種各樣的船只,到達丹娜麗芙島的另一邊。售票亭還沒有開始賣票,只有一個孤獨的老人坐在候船的長椅上。

我下了車,低低地和老人道了夜安,坐在長椅上。

“還沒來,已經七點多了。”老人用下巴指著售票窗口,對我說。

“也去對面?”我對他微笑,看著他腳前的小黑皮箱。“去兒子家,你呢?”他點了一支煙。

“搬家。”指著路邊裝滿行李的車,對他微笑。“夜深羅!”

“是。”漫應著。

“去十字港?”

“是!”又點頭。

“到了還得開長途,認識路嗎?”又問。

“我丈夫在那里工作,來回跑了四次,路熟了。”

“那就好,晚上一個人開車,總要小心。”

我答應老人,舒服地把視線拋向黑暗的大海。“天氣好,鏡子般。”老人又說。

我點點頭,靠在椅背上打哈欠。

一天三班輪渡海,四個小時的旅程,我總是選擇夜間航行,然后乘客稀少,空船,明亮的燈光,像一個無人居住的城市。走在寒冷的甲板上,總是讓我覺得我走出了一場豪華的宴會,當時,音樂結束了,興奮,這一幕,最有趣。

夜海上的甲板有這種神秘的魅力。

只有老人和我在等船。

一個人影從遠處的路燈下搖來。

老人和我漠不關心地看著越來越近的新人,我心不在焉地又打了個哈欠。

當水紅色的衣服映入我的眼睛時,那個人已經來找我了。

我警惕地坐直了,有些不安,迅速掠過們,站在流浪漢面前,只是在港口告訴我夜安,不能犯錯,這是他今晚第二次站在我面前,不是巧合!

想真巧合的問題,臉色不舒服,僵硬地斜著看著靜靜地泊著的船。

一聲幾乎屈辱“夜安”,又在我耳邊響了起來,雖然是防備,還是有點嚇了一跳,不禁轉過身去。

我用非常凝聚的眼睛看著流浪漢,那是一張微胖而極度疲憊的臉,沒有特別的智慧,眼睛很小,嘴小,下巴短,臉頰被風吹破焦紅,棕色短發,毛短胡子,非常薄的襯衫,是一條松灰色的褲子。

身材極高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整體潦倒的外表,讓人覺得他又矮又胖,眼睛里看不到狡猾,茫然像個迷路的孩子。

看了他一會兒,我輕輕地把目光移開,不再理他。這一次,我沒有回答他“夜安”。

“也要過海嗎?”他說。

我不回答。

“我——也過去。”他又說。

直到那時我才發現這是個外國人,西班牙文說得很生硬,結巴巴。

因為這個人的加入,氣氛突然凍結,坐在一旁的老人也僵硬地改變了坐姿。

“沒錢過海。”他向我傾下身子,子,仿佛要加重語氣,我一點反應都沒給他。

“我的護照掉了,請給我200元買票!”

“求你,200元,好嗎?只要200元。”

他離我更近了一點,我沉默著,身體硬硬地向老人移去。

“我給你看證明……”流浪漢蹲在地上,在手提袋里掏出一個信封,小心地拿出一張白紙。

“請你……”就像跪在我面前,向我伸出手。

他還沒有伸出紙,我已經閃開了,站起來,大步走向汽車。

他跟上了,差點半跑,雙手張開,擋住了我的路。“只要一張票,幫我200元,請,好嗎,好嗎?”聲音輕輕地懇求起來。

我站定了不走,看看椅上的老人,他也正緊張的在看我,好似要站起來了似的。

碼頭上沒有人,許多停泊的船只看到燈光,沒有人影。

“讓我過去,好嗎?”我抬起頭,冷冷地看著這個流浪漢,像刀一樣把聲音割在空氣里。

他讓開了,眨著眼睛看著我。燈下臉色蒼白,看起來很可憐。

我開門坐進去,玻璃窗沒關。

那人站了一會兒,猶豫地拖著步子向我靠來。

“請聽我說,我不是你想的那種人,我有困難——”

他突然用英語說話,語調比他不流暢的西班牙語更動人。

我嘆了口氣,看著前面,總是不忍心做太多,在他面前搖窗戶,但我決定忽略這個人。

他又要求200元,翻來覆去說要渡海去丹娜麗芙。

這時,坐在椅子上的老人對我喊道:“去總部買票,那邊還沒下班!別在這里等。”

我總是在船上買票,尤其是在晚上。老人提醒我,這是擺脫陌生人糾纏的好方法。我立即拿出鑰匙啟動了汽車。

那個人看到我要開車了,急得雙手抓住窗戶,一直道:“聽我說,請聽我說——。”

“好啦!”我輕輕地說,車滑了一點。他還是拒絕放手。

“好啦!你……”我堅決踩油門,狠心地往前沖,差點把他拖下來。

他放手了,跟著車跑,就像第一次見到我一樣,但這次他沒有停下來,他一直在追逐,跌跌撞撞,好像沒有力量。我又加速了,失去了他。

船舶公司在港口附近的拐角處占有很大的地位。他們不僅經營迦納利群島的各種渡輪,還代表世界各地的船舶公司預售不同的機票。

進入售票大廳時,一排20多個售票口幾乎關閉,只有一小群人站在丹娜麗芙渡輪窗口買票。

我走到隊尾,立刻有人告訴我該去入口處拿個牌子。

拿26號,墻上亮出的號碼是20號。

穿過昏暗的大廳,在一群早到的人的目光下,選擇了一把空的長木椅坐下。

也許空氣太沉悶了,擺脫了流浪漢的緊張,坐了一會兒,不知不覺地消失了。

在我的右邊,有五個男人、女人和孩子,就像一個農村人出去旅行。售票口站著三個正在服兵役的大男孩。他們仍然穿著陸軍制服抽煙。左邊有三把長椅子。另外兩個打扮成嬉皮士的年輕人坐著。十幾個人坐得很遠,燈光昏暗,看起來不真實。當我坐下來的時候,那兩個嬉皮士悄悄地看著我。過了一會兒,其中一個站起來,慢慢地朝我的方向踱來踱去。

我一直在想,當時我臉上寫的標志會讓這個陌生人一個接一個地試試他們的運氣。想到這一點,我的臉令人不安。

年輕人禮貌地向我點點頭。

“能坐下來嗎?”

溫柔的語氣讓我點點頭。

也是異鄉人,說英語。

“對不起,你是來買巴塞隆納的票的嗎?”

“嗯,什么?”聽到這個人不向我要錢,他先脹紅了臉。我斷定他也是來要錢的!

“是這樣的,我們有兩張船票,臨時決定不去巴塞隆納了,船公司退票要扣百分之二十,損失太大了,所以想轉賣給別人。”

對不起,我向他搖搖頭,愛無助的攤攤手,他什么也沒說,卻沒走,默默地坐在我旁邊。

墻上的電子板亮出了21號。

我靜靜地等著,無聊地看著窗外,一輛綠色的車開著,一個穿紅衣服的女人走過——那時,我又看見了,在窗外,清楚地趕著過街,那個剛才被我甩掉的流浪漢。

我迅速轉身,背對著玻璃,心跳加速,希望他不要看到我,但沒用,知道那個人沒有路過,知道他跟著我,知道他試圖釘我,認為我會給他200元傻瓜,現在他經過窗戶,他轉身,他想進來。

流浪漢走進船公司,站在入口處,第三次出現在我面前。

他的眼光掃視到我,我迎著他,惡狠狠的瞪著眼。

我可以看出他有點尷尬、羞辱和尷尬,但他決心一步一步地拖著我的座位,不管一步地拖著我的座位。

明明料中的事,看著他真的過來了,還是嚇得半死,恨不得跳起來踢他。

他真的沒有邪惡的外表,悲傷的臉,恍惚,就像一個無法控制自己命運的人,一生都是世界的挫折和尷尬。

他走近我,小心翼翼地碰著長椅子的一邊,輕輕地坐在我旁邊。他一坐下,我就故意把它移到一邊。當他像傳染病一樣懷疑他時。

這時,他可能發現我旁邊坐著一個氣質和他差不多的人那個人,簡直嚇了一跳,張著嘴,決不決定要什么表情,然后突然用手指著嬉皮士,結結巴巴地低喊起來。

“你也向她要錢嗎?”

陌生人如此粗魯地問了這么荒謬的問題,尷尬得我看著自己的靴子,像木人一樣僵硬,也不敢看嬉皮士。

“不,別擔心,我不向她要錢。”嬉皮和氣地安慰他,忍不住笑了。

當那個人看到別人笑的時候,他竟然笑了。那種天真真的很諷刺。

我不相信他是個瘋子。他只是一個流浪漢,沒有生活能力,落魄。也許他餓瘋了。

“你看,我又來了。”他吸了一口氣,向我彎了彎,擠出一個比哭更難看的微笑。

我冷著臉,沉默著。

“你的船呢?”年輕人問他。

“什么船?”他不知所措。

“你不是船上下來的海員”青年必須說。

“我不是!”他又嚇了一跳。

“我——我——我就是這樣,給你看。”

他又去掏他的紙頭,隔著我遞給年輕人,那邊接過去。

“挪威領事館證明你是挪威公民,丹娜麗芙的護照被偷了——啊!這樣的事。”

他非常高興,如釋重負拼命點頭。

“你在這里干什么?”年輕人好奇地問他。

他指著我,滿懷希望地說:“向她要200元,給我渡海,到那里,就有錢了。”

我又被他嚇壞了,粗暴地站起來,換上前面的長椅。

這個人明明在撒謊,一張票過海是500元,不是他說的200元。

當然,他又坐了過來。一步也不放松。“好嗎?你拒絕給我錢,就把我藏在你的車里,偷上船,上船,我爬出來,自己上岸,不是過去了嗎?”他像發明什么新花樣似的又興奮的在說了。

嬉皮青年聽了仰頭大笑,我氣得太過頭,也神經兮兮地笑了,三個人一起笑,瘋了。

“別再吵了,不可能,請走!”

我斬釘截鐵地沉下了臉,身后嬉皮青年還在笑,站起來,走開,對我做了個無奈的鬼臉。

陌生人的笑容還沒有退去,掛在那里,悲傷的臉慢慢充滿了哭泣的失望。

“我為你做工,洗車,搬東西,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。”幾乎懇求倒在地上,還固執地纏著我。

我的耐心已經到了失控的邊緣,不管大廳里的人在悄悄地看著我們的角落,站起來又換了一排椅子。

不能給他錢,一毛錢也不給他,所以過度騷擾太可恨了,絕對不會幫助他,更不用說,他是假的。

“我已經流浪四天了。我沒有吃也沒有睡。我只是向你求助,渡過大海。當我到達丹娜麗芙時,我有錢了。我不能再支持它了。——。”

他又跟了上去,在我旁邊喃喃自語,好像在哭。“我是從挪威度假的。我第一次來到迦納利群島,住在丹娜麗芙的十字港。我只來了三天。一個女人讓我請她喝酒。我去和她一起喝酒。喝了很多后,我和她一起過夜。第二天早上,我醒來躺在一家小旅館里。我的護照、錢、我酒店的鑰匙和外套都不見了……我回到我住的酒店,讓他們拿備用鑰匙給我開門。我的房間里有支票和衣服,但酒店的人說他們有太多的乘客。他們不認識我,拒絕開門。他們讓我渡海來。挪威領事館拿著身份證回去開門。他們借了我一點錢過海。后來,他們沒有錢回去,一直在碼頭上流浪……”

聽他這么說,我多少感動了,默默地看著他,想看到他的真偽。

“只要200元,這么一點錢,就能渡過我,到那里,開門,就有錢了。”

“你自己的領事館不幫你”懷疑地問他。

他搖搖頭,不想回答一個字。

“這幾天,只要渡船來了,我就跑上去求。我愿意為船洗碗,洗甲板,搬東西,擦玻璃,什么都做。只要他們給我免費乘船,沒人理我,他們不聽我的。”他低喊著。

“如果你愿意幫助我,我會記得你一輩子。200元不是一個大數目,但我的幸福掌握在你手中!”

“這當然不是大數目,但是,我的朋友,你的困難和我有什么關系呢?”我的心掙扎得很厲害。看到他要征服我的同情心,看到他要拿我的錢,詛咒我背后的拖延,好像聽到他暗笑我傻子的聲音。想了想,我殘忍地回答了他上面的話。

“當然,這與你無關。……好吧……好……”他終于不再糾纏我了。低聲說,除了疲勞,臉上沒有悲傷,嘴唇移動了幾次,沒有發出聲音,他知道他期待的收獲失敗了。

“總是一團糟,總是運氣不好!”

他突然慢慢抬起頭,恍惚地笑了笑,慢慢地說這樣的句子,像唱歌,像哭泣,像嘆息。當然,我的心受到了極大的震撼,驚呆地看著他,那張悲傷的臉,那張表情,終生,我都忘不了!那時,窗口站著的一個軍人突然向我招手,隔著老遠,大聲喊著:“是二十六號嗎?快來吧!”

我突然驚呆了,跳了起來,流浪漢也驚呆了,我匆匆跑到售票窗口。

“等你二十六號好久了。”窗口的小姐抱怨。“對不起,我沒注意。”

“哪里?”

“丹娜麗芙,現在的船,帶車,品牌是西亞特一二七。”售標小姐很快開了票,朝大門的方向努努嘴說:“去那里付錢,1500元。”

我不敢回頭,走到第一個小窗口,遞進兩張千元鈔票。

那時候我內心掙扎得很厲害。我的想法是掙脫自己,做相反的事情。

200元只是一杯蘇打水和牛肉餅的價格,只是一雙襪子和一管口紅的價格,但我堅持我在這個地區的名字“原則”拒絕幫助窮人的東西。萬一,流浪者說的是真話,我看到他在這里流淌,拒絕幫他渡海,我的良心會安全嗎?我將來能無愧地生活嗎?

“喂!找錢!”窗戶里的小姐敲了敲板壁,把我吵醒了。

“去吧!時間不多了!”她好意地又催了一句。

我抓起票,找到了零錢,搖了搖頭,沖了出去,船要開了,不要猶豫這些無聊的事情。

夜幕降臨,雖然遠處的高樓燈火依舊,街上只是空無一人,夜間的港口更是凄涼。

大玻璃窗就在我身后,我剛剛才走出船公司,一直告訴自己,不要回頭,不要去理那一絲絲牽住我心的什么東西,綠燈馬上要轉亮了,我過街,拿車,開去碼頭,上船,就要渡到對岸去了。

但我還是回頭,綠燈亮了,我跨過街的第一步,我突然回頭。

在舊大廳里,流浪者似乎睡著了,垂著眼瞼,上半身微微向前傾斜,雙手放在膝蓋上,眼睛盯著前面的地下,悲傷和悲傷像陰影,他的水紅襯衫褪色,時間,永遠不會在他身上移動,明天的太陽似乎與這個人無關。

我想當我跑步的時候,我已經回到了大廳。我正在向那個人大步跑去。我沒有讓他抬起頭。“這個,給你。”我在他手里放了500元,他茫然地似乎不認識我,看著錢,他還是不相信,又看著我,又看著錢。

“買些熱的東西吃吧!”溫柔地對他說。“你——”他喃喃地說。

“下次借口要錢的時候,別忘了,從大迦納利島到丹娜麗芙的票是500元,不是200元。”我真誠地說。“但是,我身上還有三百!”他突然高興地喊道。“你什么?”我不相信我的耳朵。

“這不就是嗎?”他又喊著。

我又匆匆跑了出去,時間很緊迫,不能回去想,那個人最后說的是另一個謊言,他真的是一個聰明的人,我指出了他的漏洞,立刻說他身上還有300元。

沖進碼頭,開著船邊鋪好的跳板,把車開進船艙,用三角木頂住輪胎,后座拿出大披風,然后進了電梯上的咖啡館。

我買了牛奶和肉面包,小心翼翼地拿著食物,推了推厚門,走到外甲板上。

當時,所有的乘客都上來了。在船梯下,只有三對穿著深藍色滾金邊制服踱來踱去。船上的鈴響了,三對手勢讓人們關上船梯。

當時,在遠處的碼頭旁邊,一個小影子拼命揮舞著一張票,喊著,追著,跑到這里。我躺在船舷上往下看,要收集的船梯又停了下來。

那人,跑近,上了梯子,彎腰,拼命喘氣,拼命咳嗽。

當我再次看到水紅色的襯衫時,我的面包會掉進水里。上帝原諒我。這個人真的只需要一張票。我的臉因為羞恥而變熱。

他上船來了,上來了,正站在我下一層的甲板上,老天爺,我怎么折磨了一個真正需要幫助的靈魂,這一個晚上,我加給了這個可憐的人多少莫須有的難堪,而他,沒有騙我,跟他說的一色一樣——過海只要200元。

那人不經意間抬起頭,我退了一步,縮進陰影里,原諒我,我給你的痛苦,收回已經太晚了。

船乘風破浪向黑暗的大海駛去,擴音機輕輕地放了一首西班牙歌:

“請你告訴我——

為什么,為什么

這世上

有那么多孤獨的人——”

夜晚,像毯子,溫柔地覆蓋著我。

以上是祝福網散文欄目為您帶來的《三毛經典散文:溫柔的夜晚》,希望對你有所幫助。


更多精選的散文等著你去欣賞>>>



Tags:三毛散文   經典散文   散文欣賞

網站分類
標簽列表